首页 »

杨焕宁、张喜武、许前飞…省部高官被降级前竟有这么多惊人巧合!

2019/10/11 5:27:25

杨焕宁、张喜武、许前飞…省部高官被降级前竟有这么多惊人巧合!

 

杨焕宁果然出事了。

 

之所以用“果然”,是因为在中央纪委通报杨焕宁被降级之前,有诸多迹象。这些迹象在此前被降级的诸多省部官员身上也出现过。比如,缺席本该出席的重要会议,长时间消失,官网不做说明地撤下简历等。

 

巧合的是,在这些被降级官员身上,上述迹象是集中出现的。

 

巧合一:长时间不露面

杨焕宁:消失90天

 

被降级前,杨焕宁最近一次公开亮相是5月2日。

 

据国家安监总局官网,5月2日14时50分左右,贵州省毕节市大方县境内,成贵快铁在建工程七扇岩隧道发生瓦斯爆炸事故。接到事故报告后,安监总局党组书记、局长杨焕宁立即做出部署,即派工作组立即赶赴现场。

 

至中央纪委发布其降级消息的7月31日,前后消失90天。

 

许前飞:消失77天

 

许前飞最后一次公开活动是2017年5月3日至5日,在南通两级法院调研指导。据南通法院网消息称,许前飞调研了南通市中级法院、崇川区法院法官员额制改革、司法责任制改革及案件繁简分流工作机制推进落实情况,并调研指导了通州区法院、崇川区法院和如东县法院工作。

 

直到7月24日,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发布消息称,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原党组书记、院长许前飞因严重违纪问题,已被立案审查。许前飞被撤销党内职务,由副部级领导干部降为正局级非领导职务。此前的7月21日,据江苏的交汇点新闻客户端报道称,许前飞辞去江苏省高级法院院长职务、辞去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职务。前后消失77天。

 

张喜武:消失103天

 

张喜武最近一次出席公开活动是3月22日的国资委党委、中央纪委驻国资委纪检组召开的案件通报会,对查处的中国铁路物资(集团)总公司、中国冶金科工集团有限公司两起国有资产重大损失案件进行通报。张喜武主持会议。

 

其消失引发关注,是4月12日缺席国资委党委理论中心组学习会。根据《21世纪经济报道》,国资委领导悉数出席了这次学习会,但唯独张喜武缺席。没有公开报道显示,张喜武当时出国公干或参加国内重要活动而缺席该次学习会。

 

至7月3日被通报降级,张喜武消失了 103天。

 

巧合二:简历被突然撤下

 

杨焕宁:简历三天前被撤

 

在中央纪委发布对杨焕宁的降级通报前,国家安监总局官网已撤下其简历。

 

7月31日,中央纪委发布通报。此前的7月27日,其名字已经不在安监总局官网“领导信息”栏目之中。

 

张喜武:简历三天前被撤

 

7月3日上午10时35分,中央纪委官网发布消息称,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原党委副书记、副主任张喜武因严重违纪受到撤销党内职务、行政撤职处分。

 

此前,媒体就发现张喜武的简历被撤下。6月30日,中国经济网发布消息称,据国务院国资委官方网站“机构概况”栏目显示,张喜武已不再担任国资委党委副书记、副主任。百度6月27日凌晨留存的快照显示,当时张喜武名字还在。

 

颜世元:简历半年前被撤

 

2015年4月23日至25日,颜世元以省委常委、统战部长身份,陪同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统战部部长孙春兰在山东调研。这是颜世元最后一次以山东省委常委、统战部长身份在公众面前露面。

 

5月14日,山东省委统战部官网的“领导之窗”一栏中,颜世元的名字和简历被一并撤下。

 

5月21日,山东省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发布公告:枣庄市人大常委会依法罢免了颜世元的省十二届人大代表职务。依照代表法的有关规定,颜世元的代表资格终止。

 

6月17日,全国政协常委会第十一次会议闭幕,颜世元和韩志然(时任内蒙古自治区政协副主席、党组副书记)的第十二届全国政协委员资格被撤销。

 

2015年7月,媒体报道其被降级。2016年1月,中央纪委正式通报,山东省委原常委、统战部原部长颜世元因严重违纪,受到留党察看二年处分,降为副厅级非领导职务。

 

巧合三:缺席重要会议

 

杨焕宁:一把手都在,缺他

 

7月26日至27日两天,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学习习近平总书记重要讲话精神,迎接党的十九大”专题研讨班在京举行。据27日晚央视《新闻联播》视频画面显示,各部委及总局一把手均出席了这个会议,但是画面中没有杨焕宁。

许前飞:高院院长都在,缺他

 

据江苏高院微信公众号披露,6月19日,江苏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王立科到江苏省高院调研指导,不见许前飞的身影,江苏省高院党组副书记、副院长周继业汇报工作。

据财新网报道,7月10日,全国司法体制改革推进会在贵州省贵阳市举行,全国各省级高院院长均到场参会,但与会名单中并未出现许前飞的名字。

李立国:中央委员都在,缺他

 

党的十八届六中全会上,中央委员李立国缺席。按照中委姓氏笔画的排序,他应当坐在全国政协教科文卫体委员会副主任李从军和内蒙古自治区党委书记李纪恒之间,但新闻联播的电视画面中,李从军与李纪恒比邻而坐。不见李立国。

 

此前十八届五中全会,李立国也曾缺席,但媒体查证发现,李立国因公务缺席,当时他应邀出席中国人民志愿军烈士陵园修缮工程竣工仪式并访问朝鲜。缺席六中全会的李立国,则未有其他公开报道。

陈传书:全国两会,全程请假

 

2017年3月的全国“两会”,陈传书全程请假。两会期间,甘肃人大代表团驻地会议室,陈传书的座位名牌没有出现。向代表团工作人员询问时,被告知:“请假了。”继续追问请了几天假,工作人员的语气突然坚定起来:“全程请假。”

 

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不是不可以请假,按照规定,直接选举产生的人大代表应向本级人大常委会人事代表工作机构递交书面请假报告,由人事代表工作机构报常委会主任或主持工作的副主任审批。公开报道中,请假代表多以身体不适为原因。但政知见(微信ID:bqzhengzhiju)当时追问陈传书为何请假时,相关人员回避了这个问题。

 

消失三个月左右有讲究

 

说完巧合,再来具体聊聊为什么降级官员都如此相似。

 

这些被降级的官员,大都遵循这样一种路径:缺席重要会议引发关注,媒体跟进发现消失多日,随后简历被撤引发公众猜想,最后是官方发布其处分信息。对这些官员,中央纪委并未依惯例,先发对其立案审查的消息,再发处分通报。

 

为何中央纪委通报前,他们一直处于消失状态?这很好理解,调查需要时间。

 

按照规定,党纪案件调查时限为三个月,必要时可延长一个月。重大、疑难、复杂的案件,在延长期内不能查结的,报经立案机关批准后可再适当延长,但延长期不得超过三个月;在三个月延长期内仍不能查结的,由省(部)级党委、纪委批准立案的案件,报经中央纪委批准,由省(部)级以下党委、纪委批准立案的案件,报经省(部)级纪委(不含副省级市纪委)批准,可再适当延长。

 

前述被降级官员,消失时间在三个月左右的比如杨焕宁、张喜武、许前飞。

 

调查结束后,确定处分,也有流程。举个例子,杨焕宁的处分,是经中央纪委常委会会议研究并报中央政治局会议审议确定的。这两个会议的召开都有惯例可寻,一般情况下,政治局会议每月都会召开一次,时间多选在月末的时段。新华社发布的中央政治局会议通稿中,“会议还研究了其他事项”一句中的“其他事项”就包括违纪官员的相关事项。

 

不单独发立案审查消息

 

有些官员,因消失引发传言,遇时机合适,媒体能找到中央纪委官员求证,比如李立国、魏宏。但最终的消息发布,仍是以处分通报为主,鲜少有单独的立案审查消息。忽略中央纪委官员应询的回答,从其消失到处分公布,用时也在三个月左右。

 

以民政部原部长李立国为例,他最后一次公开露面是在2016年10月13日,率领民政部、财政部、国家卫生计生委派员组成的慰问团来到陕西延安,向红军烈士敬献花篮,走访慰问红军老战士。在那之后,民政部的所有重要活动,李立国均不见踪影,而由其他副部长出面。

 

至2016年11月7日,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经表决免去李立国的民政部部长职务,前后消失25天。被免职后,李立国又消失了两个月,他才有了消息。

 

1月9日,中央纪委案件审理室主任罗东川在回应政知见(微信ID:bqzhengzhiju)提问时表示,由于巡视发现的问题和群众举报,中央纪委正对民政部原部长李立国、副部长窦玉沛进行审查,一旦审查清楚,将根据党纪条例处理结束后对外公布。

 

公布对李立国的处分结果则是2月8日。从最后一次公开露面到被处分,前后近4个月,考虑到处分的上报审批流程,也符合前述党纪案件调查时限。